你的位置:学习网 - 视频教程 >> 生活 >> 养生保健 >> 健康知识 >> 详细内容

《死亡晚餐派对 第二部分 故事七 一个密闭空间的案例》




收藏本资料

本资料所属分类:

生活 养生保健 健康知识

更新时间:2017年7月27日

如不能下载,请查看怎样下载


      “我第一次生病是在12月,”菲利普·布拉德福德(Philip Brad-
ford,这是我给他的化名)回忆道,“刚开始我以为只是流感—一般
的咳嗽、发烧、胸痛,只是感觉很差,但是持续了几周,病情一直没
好转,我去看医生,他给我开了红霉素,然后是四环素之类的药。最
后,他给我照了胸部x光,结果是肺炎。一个月后情况还是没好转,
于是他让我住院,进行了一连串的检查。”
    检查包括结核病的皮肤检查,唾液的一般细菌培养,锁骨上方
可疑的淋巴结切片检查,还有支气管镜检查—这是利用硬式支气
管镜穿过喉咙,进人大支气管,好让医生可以直接检查肺部的空气
通道。这是1973年的事情,当时还没有胸部断层扫描,所以他也
做了肺部的局部X光检查,这是用一般的X光机将焦点缩小,更仔
细地检验肺部的细部。X光片显示两边肺部都有群发的结核,这让
医生相当关切。尽管有这些密集的评估,医生还是没能确诊,只提
出初步的诊断。
    布拉德福德记得:“医生在我病房外的走廊跟我的妻子沟通,他
的结论是,我得了肺癌,并建议我进行手术,做肺部的切片检查。我
怎么也忘不了这个诊断。”
    医生认为,癌细胞是从未确认的别处转移到肺部的。为了对这
个推论式的转移性癌症做组织确诊,他建议做胸廓切开术一一也就
是把胸部像蚌壳一样地打开,取出可疑的组织做切片,放在显微镜
下检查。
    然而33岁的布拉德福德并没有吓坏。“我只是不相信自己得了肺
癌。”他解释,“我很健康,而且不吸烟。我想要听听第二位医生的意
见。我太太打电话给当医生的亲戚,他介绍了厄尔·威尔金斯(Earl
Wilkins)医师。威尔金斯医师花了很多时间跟我在一起。他问了我许
多问题,并且从头到尾都做了检查。他不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,但
他不认为是癌症。”
    威尔金斯医师现在已经退休,当时是波士顿马萨诸塞总医
院(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)的胸腔外科医生,这个病例他记
得非常清楚。“他带了一大沓资料过来。我看了第一次住院的医学
记录,做了病史问诊,还仔细检查了他。”他回想,“当我们第一次
碰面时,他和我都担心是癌症。从外部医院所做的局部x光片中,
可以看到稠密的多重结核,右边有四个,左边有两个,高度疑似转
移性癌症。”
    “但是有两件事让我不解:其一,如果这是转移性癌症,为何我
无法检出原发部位?其次,我得益于较长的时间间隔。虽然放射医师
不确定,但我认为从最新的X光片看,其中一个结核比前一张缩小
了。如果这是真的,这在癌症病例中是非常不可能的。不论是我还是
患者本身,都不倾向进行胸廓切开术。”
    威尔金斯心里还有个想法,如果这已经是大范围转移的癌症,那
么冒点风险稍等一段时间影响应该不大。结果发现,不做手术是个明
智的决定,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周,布拉德福德的症状以及胸部X光
片中的结核,如同它们神秘地出现一样,也神秘地消失了。
    “我只是慢慢地好转。”布拉德福德回忆。他是一家大型金融公司
的主管,在波士顿市区工作,住在波士顿南岸沼泽区的小镇,对面有
农田。虽然他的生活没什么明显的改变,但近乎一年的时间,他都没
有出现什么状况。到了1974年9月,他又开始咳嗽发烧。他的胸部
X光片再一次出现了不祥的结核;跟上一次的情节相仿,儿周后,症
状又神奇地消失了。
    这一次,威尔金斯医师带他去看罗伯特·兽宾(Robert H. Ru-
bin )医师,兽宾医师是马萨诸塞总医院的传染病专科医师,也是医
院的临床调查计划主任。“当时我在做些一般内科与传染病研究。
看过(第一次住院的所有记录)后,我立即对这个病例的三点印象
相当深刻,”鲁宾回忆,“其一,布拉德福德看起来很健康,而且体
格健壮,看起来不像得了慢性病。其二,在两次发病中间,他持续
慢跑5英里,也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问题。其三,他的健康检查
都正常。”
    鲁宾的推理是,如果显现在X光片上的结核都在同样的位置,
那么肺内有慢性的结构性问题,应是最可能的原因。但是,不同时期
照的X光片显示,肺的不同部位受到影响。第一次是在右边的中间
肺叶,还有两边肺叶的下方;这一次则出现在上肺叶。“每次受到影
响的肺叶部位都不相同,因此,”鲁宾说,“一定跟环境因素有关。由
于多重检查都没有发现可能诱发病症的微生物.过敏性肺炎的可能性
立即浮现。”
    肺炎,只是意味着肺部发炎。造成发炎的原因很多—例如细
菌、病毒、化学成分甚至是射线。在典型的感染性肺炎中,细菌或病
毒会直接破坏组织。为了消灭人侵的病原体,身体发起一场由细胞组
成的化学战争。身体的免疫系统—抗体与各种特定的白血球(称为
淋巴细胞)、血浆细胞与多形核白血球(polymorphonuclear leuko-
cytes)会试图围堵外来的物质,然后消灭它。发炎就是战场上遗留下
来的垃圾与残骸。
    过敏性肺炎通常是在吸人含有携带微生物偷渡客的灰尘时,造成
的肺部发炎。这些偷渡客具代表性的是自然而然卷人正常空气流当中
少量的霉菌、真菌、细菌或泡子,由于分子细小,很容易深人肺部。
它们隐身在肺泡—也就是肺的功能性组件—当中。血液流经这些
微小的充气滤泡,启动气体的交换—吸入氧气,排出二氧化碳,这
就是肺的主要工作。虽然这些微生物偷渡客未必像其他造成典型传染
性肺炎的病毒或细菌那样具有毒性或侵略性。免疫系统还是会将其视
为外来人侵者,然后试图围堵它们。
    就像对抗其他更传统的病原细菌一样,这样的围堵流程也会造成
发炎。对肺而言,发炎就是发炎,不管造成发炎的主因为何。患有过敏
性肺炎的患者,通常在接触灰尘几个小时内就发展出非特定的症状。这
些症状,如发烧、发冷、头痛、咳嗽及呼吸急促,很容易被诊断为流
感、支气管炎或其他肺炎,或在极少数的状况下,误诊为肺癌。
    也就是说.除非医生先想到这个诊断,并接着询问某些特定的问
题。一般而言,过敏性肺炎的患者通常因为工作或嗜好的原因,暴露
于灰尘中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农夫,当他们在有稻草的环境中工作,
就可能吸人嗜热放线菌(thermophilic actinomycetes)的抱子。
    放线菌这个词本身,代表“由口人”,但是做过园艺堆肥的人都
知道,放线菌其实是由鼻子吸入。这种菌是堆肥土壤中重要的成分,
会发出特殊的大地气味。放线菌的名称看似分枝状的真菌,说实在
的,多年来科学家也都如此认为。但实际上,它们是属于外形类似真
菌的长丝菌种。“嗜热“表示喜爱热度;这些菌在48.8-65.5℃最为
活跃。
    虽然几个世纪以来,医生均认同:暴露于农田的尘土中与呼吸道
问题有所关联,但对于“农夫肺”最早也最精彩的叙述出现在《英国医
学期刊》中,由位于英格兰威斯特摩兰郡(Westmorland County)沙滩
旁格兰奇(Grange-over-Sands)的结核病专员芒罗·坎贝尔(Munro
Campbell )记录。他写道:
    1931年的夏天,在威斯特摩兰制作干草是个很糟的季节,
因为雨势不断,大多数的稻草都是在不尽如人意的潮湿状况下收
取。无可避免的结果是—产生出许多霉菌,特别是下层的干
草。在后来形成浓密的“白尘”或“干草尘”这样的环境下工
作,据深受其害的农夫表示,这是他们经历过的最糟的情况。在
一般农务工作中,短暂的咳嗽或气喘被视为接触白尘的合理反
应,但在我有机会检查的五个病例中,他们的症状都相当严重,
值得加以记录。这些病例出现在1932年的4月到6月间,这个
时间段本身就相当特珠,因为这已经是去年干草供应的尾声了。
    所有患者都是农夫或农工,他们的年纪在21一46岁之间,
原本健康状况良好……每个病例的发病症状都相当类似:明显的
呼吸急促达数周之久,之前的作息正常,包括在稻草堆里工作,
直到做某些特定行为时(如从谷仓清出刹下的干草),症状才达
到巅峰,三十六小时内,患者呼吸极度短促,走一两步路都很困
难,痛苦不堪、脸色发青,看起来就像生命垂危。
    几乎是三周后,大多数病例由我看诊,当时我怀疑是肺炎感
染……稍后,病人做X光检查时,片子上显示出非常细微的粒
状影像(很像硅肺病,虽然颗粗更细)。这些病人中,多数在三
四个月后重做检查—除了其中一位,呼吸短促的情况都改善
了,没有其他恼人的症状,稍后胸部的应状也消失了。X光片的
颗粗状非常小。
    这种干草尘,如果放在干净的盘子里,看起来就像柔软的
石灰色粉末。抽疾取样检查并没有发现结核杆菌;虽然从其中
一个病例中发现了特定的真菌,但是在其本人及其他病人的痰
液中并没有重复发现,也没有其他线索指向可能的病因。尽管
干草取样做了检查,验出多种真菌,都没有任何相关因素的证
据可确认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亿万先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