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学习网 - 视频教程 >> 生活 >> 养生保健 >> 健康知识 >> 详细内容

《第一部分 当人类遇上病原体 故事二 玛丽所到之处》




收藏本资料

本资料所属分类:

生活 养生保健 健康知识

更新时间:2017年7月22日

如不能下载,请查看怎样下载


    故事二 玛丽所到之处

    来自纽约州萨默顿的邮务人员罗伊·哈维(Roy Harvey)于1989
年6月3日迎娶丽塔·奥斯本(Rita Osborn ),两人皆是40岁出头
(他们的姓名与镇名皆是虚构)。哈维同时兼任当地消防队的副队长,
他知道纽约州消防队长联合会会议即将于6月11-14日在卡茨基
尔举行,而这是他预计参加的会议。因为工作行程紧凑,要找到时
间度蜜月相当困难,而卡茨基尔山在一年中的那个时节景致相当优
美。“所以我们打算到那里度蜜月。”哈维回想,“我们玩得非常开
心,离开时感觉好极了。”但是这种美好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太久。
    “我们在圣劳伦斯河的亚历山德拉湾(Alexandra Bay)露营,度
过7月第一个礼拜的周末,我开始觉得不舒服—好像得了流感:发
烧还有头痛。我吞了一大把阿司匹林,但都不管用。7月3日早上,感
觉糟透了,体温烧到40C,我便前往当地医院。”医生为他检查后,认
同他的自我诊断一一流感。但第二天,罗伊的感觉更糟。“天气很热,
我却感到冷,甚至冻僵了,还需要盖毛毯。我的头痛得让我几乎
看不见,我甚至不想睁开眼睛。”
    “搭乘运输卡车九十分钟回到萨默顿的路程,简直糟糕透顶,到
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络我的家庭医师米切尔·布洛迪(Mitchell Bro-
dey )。丽塔打电话给他。”
    布洛迪回想:“我照顾罗伊已经七年了,他的健康状况一向很
好,因为他很少打电话给我,当天我就在诊室看他。当他到达时,看
起来病得不轻,但是检查后,我却找不到他的感染源。”
    当病人因为发烧来看医生时,医生通常会问诊,并且从数百种可
能性中检查什么是造成发烧的原因。在这方面,布洛迪有另一项优
势—除了是家医科医师,他也接受过传染疾病的特殊训练;他也在
当地内科与家医科诊所担任传染病顾问。因此他会询问一整套标准的
问题:有没有新的疹子?喉咙痛?咳嗽或有痰?腹痛或腹泻?尿尿灼
热感?诸如此类。他也会问是否到外地旅行,或者接触到不常见的动
物,或工作场所会接触的东西。接着是体检—肝脏是否肿大?有没
有心脏杂音?前列腺是否一碰就痛,或者关节发炎或红疹?
    有了问诊与体检,加上病例的背景(如季节、患者年龄及职
业),通常会让医生判定究竟是两种方向中的哪一种:病灶进程(特
定器官感染,如肺炎或泌尿道感染)或全身性进程(不属于任何部位
的感染,就像病毒会让病人觉得软趴趴而且发烧一样)。
    因为诊断不明,病人看起来又很糟,布洛迪将哈维送往靠近锡拉
丘兹(Syracuse )的当地医院住院,做进一步的检验,并接受静脉抗生
素注射,以防严重的细菌感染。住院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做一些旧式的
观察一一这在诊断上是很有用的,但却是现代卫生经济学什么都做、而
往往扬弃的一项。哈维回想:“布洛迪医师大概是你所碰到的最好的医
生,我很高兴他是我的医生。他到医院看我,我都快失去意识了,但
我记得他说:‘你感觉自己快死了,对吧?’我说:‘你说对了。’然后
他说:‘不会的,你不会死的。’”
    布洛迪要求的其中一项检验就是血液培养-检查血液中的细菌。
    哈维住院当天,又有另一名患者来找布洛迪一月立个人发高烧,
但是问诊或体检后同样找不出具体的原因。“他属于体温直上直下的
钉子型发烧,还有头痛。当我问诊时,我记得自己心里想着:‘听起
来很像哈维的情况。’”布洛迪医师说,“这两个病例激起了我的职业
好奇心。”
    7月7日星期五,医院实验室来的电话,至少满足了他一部分的
好奇心。“罗伊·哈维的血液培养发现,造成伤寒的伤寒杆菌呈阳性
反应。我吓了一跳。”布洛迪回想,“当时我已经从业十年了,从没碰
过伤寒病例。”即使布洛迪诊断出哈维的病因,答案只是带出更多的
问题。
    比如说,一个这样年纪的人,在这个时节身处纽约北部,怎么会
患上伤寒?

上一篇 下一篇
亿万先生